来拍半吊子的纪录片:《中国食堂》

封面


 

项目名称:中国食堂

项目背景:外教布置的英文短片

项目类型:纪录片拍摄

完成情况:

  • 书写脚本
  • 书写旁白
  • 翻译旁白
  • 拍摄
  • 调色
  • 第一次录音
  • 第一次调音
  • 视频剪辑
  • 时间轴
  • 第一次渲染
  • 第一次修改
  • 第二次录音
  • 第二次调音
  • 第二次渲染
  • 第二次修改
  • 第三次渲染

成品:

问题:

  1. 版本控制失控:脚本1.6.1竟然要回到脚步0.5.1寻找丢失的一句话。
  2. 工作流无法多次重复:导致无法添加新内容以平衡时效性过低的影响,导致每一次的修改代价都十分的大——打电话联系父母开电脑,在学校接电脑用TeamViewer修改,渲染数个小时,回家拷贝。总之,打死我也不改了。
  3. 没有版权控制:收到了Youtube三个Content ID版权警告。
  4. 素材太难取了,整个「纪录片」完全是大家演出来的……素材不够导致各种镜头晃、虚焦。想再取时,冬天差不多过去了。

关于数学的一点点Complains

从某个角度来看,我大概是个看重细节而忽略大局的人。比方说我的数学:成绩并不优秀,然而却很在意数学用语的精准。

最普遍也最让我难受的有两个例子:

①「六除以三」和「六除三」的区别——前者等于二,后者等于二分之一。

②「六乘以二加四的和」和「六乘以二加四」的区别——前者等于一,后者等于七。

最老练的数学老师也会犯这样的错误——虽然伴着黑板板书如此其实无可厚非——令我只能抓耳挠腮十分地不痛快。

Everything‘s being so excited now.

@DGTLE

来自微软的黑科技:HoloLens 深度体验报告:

这是我从事数码产品评测及用户体验工作十多年来见到的最激动人心的产品。很遗憾我在微软的时候这东西只是发布了但是并没有到我手上,它比我之前负责的 Windows 8、Windows Phone 及 Xbox One 要震撼千万倍。我的 Windows 设备都是公司发的,但是 HoloLens 我愿意买,即使它很贵。

视角问题的解决意味着计算力问题的(部分)解决,意味着Hololens不再是一个MS拿出来秀自己有多么酷的产品了,Excited!

博客的价值观

前段时间做会考阅读题看到一篇文章大概在描述博客的一种普世的价值观,我自然会想到我的博客的价值观是什么。

然后我发现这是一个伪命题,不存在什么「博客的价值观」,所谓「博客的价值观」指的其实是博主的价值观。那么我的博客的价值观其实也就是我的价值观咯:

坚持中国稀缺的政治正确;反对入髓的美式政治正确。

坚持不可知论。

坚持反对FacebookAlibaba等流氓大公司,怀念“Don’t be evil.”时代的Google

坚持一个(不标准的)普通民主左派者的政治理念。

坚持中国全盘接受西方民主、平等思想,因为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Tinyletter和它所代表的未来


 

首先,欢迎大家来订阅我的TinyLetter,虽然还没有开始推送内容。然后在学校太无聊,就把我最近在Medium读到的一篇文章:Email newsletters are the new zines翻译掉了——发觉翻译这事儿考验的是人的中文水平,所以我还是不放上来了。

这篇文章写得挺有意思,由此,我最近在促进英协下一任秘书长做这么一件事情。

 

大快人心的大好事:网信办宣布调查百度

@SOLIDOT

中国最高互联网审查机构网信办宣布已同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就“魏则西事件”展开调查,并将对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和处理。而根据网信办的新闻稿,中国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对调查组表示了欢迎,称“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包括百度在内的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百度将全力配合主管部门调查,接受监督,不给互联网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可趁之机”。魏则西去世事件引发了对百度的集体声讨,但百度在整件事中的责任会高过政府监管部门?有一件事很明确:对百度的声讨是很安全的。

 

经济学人网站被屏蔽

@SOLIDOT

经济学人的网站www.economist.com被屏蔽,网站域名遭到DNS污染,它的屏蔽被认为很可能与其最近发表的中国文章有关:经济学人最近发表了多篇与中国相关的文章,其中包括最新一期的封面报道。这篇报道吸引了数百条评论,亲中国政府的人则在里面灌水发表多条重复性留言。

书籍: 亚马逊下周发布新版Kindle

@solidot

亚马逊CEO Jeff Bezos通过Twitter宣布下周将宣布全新的Kindle电子书阅读器。与此同时,旧版本的Kindle正在向Amazon Prime用户打折销售(便宜最多50美元)。亚马逊目前的旗舰Kindle阅读器是200美元(中国亚马逊售价1499元)的Kindle Voyage,支持自动调节屏幕亮度和提供了300ppi的分辨率,下周宣布的全新Kindle被认为将替代这个旗舰型号而不是平民型号的Kindle Paperwhite。Bezos称更多细节将在下周宣布。

防火长城之父演示VPN翻墙

@solidot

明报引用网友公布的照片(有报道称已经删除)报道,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回母校哈工大举行《定义网络空间安全》的专题演讲,期间引用了韩国网站论证防火长城的必要性,但当他试图打开该网址时他遭遇了“连接被重置 (或页面无法显示)”,只能用VPN翻墙访问。防火长城之父被防火长城阻挡引发了热议,他演示VPN的做法被指“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在几年前方滨兴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称他有多个VPN,表示只是为了研究。

周围这些东西做得太成功了

单单从我们学校(我身边)来看,以下这几样东西做得太成功了:

猿题库

4月3号下午有个全国英语在线大模考,我在班上看到线下推广的时候我是懵逼的。满世界在中学发通知啊,虽然实际使用率不高,但是广告效果达到了、口碑建立起来了、统治地位建立起来了有没有!全国官方在线刷题软件指日可待……

Sunshine

周围到处都有人在唱她们的《甜蜜具现式》,广播站也有人点歌。太成功了……

暴走大事件

作为一家十分符合中学生胃口的媒体,低俗、恶俗、民族主义、实用主义、国家主义的笑点混合上时有的刻奇正能量,周围真的有太多人在看《暴走大事件》了……

工信部公布《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

@SOLIDOT

工信部上周公布了《互联网域名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doc),禁止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为在国外注册的域名提供接入服务,也就是在Network Solutions或GoDaddy等注册的域名无法托管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
《修订征求意见稿》第三十七条规定,“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的域名应当由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并由境内域名注册管理机构运行管理。在境内进行网络接入、但不属于境内域名注册服务机构管理的域名,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者不得为其提供网络接入服务。” 第三十九条规定,“提供域名解析服务,不得为违法网络信息服务提供域名跳转。”违反规定将被责令限期改正,视情节轻重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的罚款。《修订征求意见稿》还要求记录并留存域名解析维护日志和变更记录。
先不给外国域名入国,之后如果再封杀个外国服务器多好!

教室饮食与自由


我拒绝教室饮食大概零零散散有三四个月了吧,就像我拒绝果冻、糖类食品一样,不需要特别大的毅力就能轻松做到。

如果有人分享食物给我,我一般会借口说自己刷牙了,然后拒绝。于是我同桌就问我,我为什么不吃东西。

我的同桌是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教室饮食的人(zhū),天天计算她所吃之物的热量、脂肪已经嘲讽不了她了,我就跟她实话实说咯。

我只在教室里拒绝饮食是因为——我想要追求更有品质的生活。

然后她竟然嘲笑了我!丝毫没有发觉自己被嘲讽了。( ̄д ̄)


其实她嘲笑我也没有什么不对,因为所谓的「品质生活」无非就基于是这样的几个理由:拒绝在刷牙后,口腔中出现甜、酸或者说是工业的味道;为了食尽正餐,拒绝占了有限的肚子。

此类的规矩还有很多,诸如:
– 不在小卖部购买正餐替代品或乳制品(营养品)之外的食物。
– 不喝自己沏的茶之外的饮品。
– 每餐正餐之后要刷牙。
– 随身携带一支笔和一包纸巾。
– 不歧视同性恋,不物化女性。
– 不传播谣言,不妄议他人。
– 不找别人一起去吃饭或跑步。

康德认为:当我们像动物一样追求快乐或避免痛苦时,我们并不是在真正自由地行动,而是作为欲望与渴求的奴隶而行动。因为只要你在追求欲望,那么你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某种外在于我们的目的。

假设我同桌正在试着决定买哪一种蛋糕:是应该服从口味购买芝士蛋糕呢,还是服从于社会规范购买低热量的胚芽蛋糕呢?这看起来像是在运用选择的自由,但本质上她只是在搞清楚哪一种口味最能满足她的偏好;哪一种蛋糕提供最少的热量以不致于她变肥,从而符合社会偏好(大部分时候,这两者是相同的)(当然,我同桌是不会在意她变肥与否的……)。而这些偏好是我同桌事先无法加以选择的。康德并没有说满足各种偏好是不对的,他的要点在于: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在自由地行动,而是在根据一种外在给定的规定性而行动。毕竟我们的种种偏好并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我们就是有这个偏好。

这意味着,只要我的行为被生物性所决定,或被社会性所规范,那它都不是真正的自由。根据康德的思想,自由的行动就是自律的行动,自律地行动就是根据我给自己所立的法则而行动——而不是听从于本性或社会传统的指令。

自由地行动并不是为给定的目的选择最佳的方式,而是选择目的本身——这是只有人类才能做到的事情,而那些在教室饮食的人无疑放弃了这一点。

照这么说来,为了自由,我还必须做到坚持跑步、坚持早起。更有甚者,我应该努力成为一名素食主义者。可纯粹的素食可能终身与我无缘,原因大概又可以瞎掰成一篇文章,我就不在这里展开了。


又,最近胃口不好,所以常常饿得胃痛。

‘Person of Interest’s’ final season sets premiere and finale dates

@zap2IT

Person of Interest” Season 5 finally has a premiere and finale date. Unfortunately for those who love the show, it will also serve as the final season. It was previously unknown whether the show would continue beyond Season 5. Sadly for fans, IGN reports that this will indeed be the final bow.

The CBS series will premiere it’s final 13-episode run on Tuesday, May 3, at 10 p.m. ET/PT. Then, starting the next week, the show will run twice weekly — Mondays and Tuesdays, both at 10 p.m. ET/PT. Then, Season 5 — and the show as a whole — will come to an end on Tuesday, June 21, at 10 p.m. ET/PT.

RELATED: ‘Person of Interest’s’ fifth season is probably its last

As for what producers have in store for the final season, the biggest news is the return of Sarah Shahi as Sameen Shaw. After taking maternity leave from the show during Season 4, Shahi returns to the show with “great gusto,” according to CBS president Glenn Geller. “I think [Executive producers Jonathan Nolan and Greg Plageman] would kill me if I said anything other than it’s fantastic,” he adds.

Now that a premiere and finale have finally landed on the CBS schedule, the final countdown has begun. Truthfully, news of “PoI” coming to an end shouldn’t be a huge shock to fans. Previously, producer J.J. Abrams said it was a possibility, while Shahi has been cast in the network’s “Nancy Drew” reboot.

所以说PoI是完结咯…

原文地址:http://zap2it.com/2016/03/person-of-interest-season-5-premiere-finale-date/

《南华早报》网站被封,社交媒体账号被删除

@SOLIDOT

被阿里巴巴收购的香港媒体《南华早报》在中国遭遇了全面封杀:中文版网站被封,微博微信账号全被删除。阿里巴巴与政府关系密切,但这一关系看起来没有帮助到《南华早报》在中国的立足。《南华早报》在国外社交媒体账号仍然正常更新,例如Twitter。《南华早报》是香港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中文网于2013年4月开通。

我怀疑马云是其实是赵云。

高华的所有著作被下架

@solidot

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高华在国内出版的两本著作《革命年代》和《历史学的境界》突然被下架,无论是亚马逊中国、京东、当当和淘宝,都搜索不到结果。有微博用户公布了一张下架说明图片,出版《革命年代》的广东人民出版社给出的下架理由是该书存在编校和印刷质量问题。

Kindle Unlimited包月服务在中国出现了

Kindle Unlimited每月12元,即可无限量阅读40,000余本中文电子书,3,500余本英文进口书。比起美国版 9.99 美元的月租费, 亚马逊中国的服务价格很有良心。

前七天0.1元试用,流程大概是先借阅(购买),再下载。一次最多借阅10本,大于十本时,需要还一本借一本。

书库方面,KU支持的书籍在Amazon总收费书籍中大概只占到14.5%(44271/304439),基本包括了每个排行榜的第一名。

还是有这么一批想读的书,一个月12块,妥妥的看一到两本书就能赚回来。

钱是够的,就差时间了


 

最近读到了知乎用户@赤黧文章,统计了KU支持的书籍,十分的有用。

书是够的,就差时间了

支付宝安卓版每隔X分钟偷拍相片

事件

最近在知乎上看见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当时答案有用htc权限管理软件截图出来瞎黑的;有跳出来洗白的;有阿里巴巴的安全部门说大家想搞大新闻的——现在几乎排名靠前的答案都认为此时更可能是真的。

作为一名htc使用者,我觉得十分的有意思。


 

原Po推特截图

(注意时间顺序)


相关链接:

原Po推特 – typcn

支付宝官方声明

原Po在V2EX的回应

 

强烈安利8848钛金手机!!!

早餐的背景音乐是CCTV9,然后突然跳出来一个广告:8848钛金手机——成功人士才用的手机!甚得我心!!!手机太闪耀,就不放图了…


查百度指数发现这货原来从2015年7月28日就火了,最近又开始了暴涨。

继续查,发现原来它7月28日发布的手机,最近投放的广告。


 

百度百科有云:

8848是珠穆朗玛峰的象征,也是这款手机的名字。在绝大多数国内手机厂商仍在中低端的战场上打得正酣之时,8848钛金手机以实用奢华的姿态将国产手机带上一个新的高度,另辟蹊径、登场即登顶。8848认为目前市场上有只四部手机:极致性价比的小米,极致硬件的三星,极致用户体验的苹果,极致奢侈的vertu。而在5千块的苹果和10万块的vertu之间,还有一个很大的市场空间。
所谓8848不就是爸爸死吧么,这是对富二代的嘲讽?用Vertu的都给我死吧!
8848钛金手机瞄准的正是这个市场空白,它要做的是这样一种手机:一个介于实用的iphone和奢华的vertu之间的实用奢华品牌,在科技与奢侈之间达到一个平衡点,既有领先的科技,又有实用的功能;既有奢华的硬件,又有适中的价格。将手机外在的奢华与内在的实用完美结合起来,它要成为全球第五部手机。这符合追求高品位与品质的中国高端用户的定位,9999元的价格也注定了这部手机正是为这部分消费群体而量身定制的。
看来8848忘记了三星的W系列……
而且配置如此落后,何来领先之说……
闪光灯与摄像头对称拜访,中间是Sim卡槽,卧槽……
所谓小牛皮不就是我笔袋的材质么……
哪里高端了……

最后的最后,这浓浓的强推商务风格使我想起了——e人e本。结果,尼玛,官网底部还真的写着:北京壹人壹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Matebook定位何处?


早在去年十月份,就有网友爆料称:

华为在 9月21日 注册了 “MateBook” 商标,该商标的申请内容则包括便携式计算机用套、计算机键盘、计算机程序(可下载软件)、平板电脑、计算机硬件、数据处理设备、智能手机、调制解调器、手机带、手机。该商标注册或许是在为华为今后推出笔记本、平板电脑做准备。

于是华为在MWC上终于跳了出来,公布了这么一款2 in 1的笔记本电脑——HUAWEI Mate Book。


一开始听同学讲2合1的笔记本带触控笔,第一反应是对标Surface/Surface Pro、iPad Pro;华为自己在发布会上也举出了这两者做例子。

然而iPad Pro配的是A9X + iOS,明显是一个以娱乐和绘画为主的设备,无数评测都说它不适合办公,华为这种走商务目标的说自己是iPad Pro真的没事么..

Surface Pro 4配的是Windows 10 + m3/i5/i7,带风扇,一款妥妥的桌面级的可以运行PS、AI等生产力软件的电脑。而SP4本身对标的也是Macbook Air。

在生产力与办公能力上,MateBook比iPad Pro强,比Surface Pro 4弱,它只能横向对比MacBook,并且这样还能凸显MateBook 699美元起步的价格优势。


HUAWEI Mate Book 的其它具体硬件配置有:

  • 12 寸可触控屏幕,分辨率为 2160 X 1440,拥有高达 NTSC 85% 色域饱和度、最高亮度为 400 nits
  • 边框宽度为 10mm,屏占比为 84%
  • 运行 Windows 10 ,支持侧边压感指纹识别技术,能实现 10 小时续航时间
  • 支持一键打开手机个人热点,快速接入互联网
  • 可实现与安卓手机之间文档的无缝传输
  • 机身接口有 3.5mm 音频接口、 USB Type-C 接口、底部键盘接口
  • 配件包括键盘皮套、触控笔与拓展坞

  • 侧边压感指纹识别这么一个手机上过来的技术真切地说明了华为这个移动手机厂商打算做移动电脑的意愿——这和Macbook 12”的意愿是相似的——配色、插口和不发光的Logo与移动设备一致。
  •  Mate Book只配备3.5mm 音频接口和USB Type-C 接口也与Apple New Macbook 12”完全一致。
  • 无风扇设计
  • CPU等其它参数对比:
[table “1” not found /]

虽然笔记本形态不同,配件也不同,但是根据以上的对比,我们可以发现其实Mate Book的真正对手是:Apple New Macbook 12”

虽然华为品牌仍然缺乏全球影响力,但凭借着高端商务的定位,说不定可以在中国PC市场引起一阵波澜呢。


 

相关链接:

苹果捍卫隐私之战与中国

@Solidot

《纽约时报》之前在苹果拒绝帮助FBI解密手机的报道中删除了提及中国的几个段落,但在昨天的一篇文章中它详细分析了中国对于苹果作出这一决定的影响。报道称,苹果用了六年时间才说服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中移动销售iPhone手机,期间Tim Cook多次前往中国会见政府高官和企业高管。今天中国是苹果的第二大市场,次于美国,上个财政年中国消费者花了590亿美元购买苹果的产品。苹果在中国的成功可以解释为什么苹果与美国政府在是否帮助政府解密手机问题上僵持不下。因为如果它与一个政府合作,它未来必定要为所有政府合作。为了符合中国的监管要求,苹果将服务器托管在中国境内,但该公司表示北京无法浏览服务器上的数据。而根据中国的法律和实践,北京通常能访问储存在中国的任何数据。如果苹果满足FBI要求开发后门工具,那么北京会要求类似的工具,而苹果不可能控制中国如何使用这个工具。而如果拒绝中国要求,它将会面临严厉惩罚。


如此而言,这还算是一场有意义的战争。

生日、香槟与味道制造


  • 香槟很好喝,以后长大了还是多喝香槟吧,拒绝高度数的透明的酒。
  • 生日吃蛋糕的“习俗”有必要追根究底一翻。
  • 喜欢长得超像蘑菇的蘑菇包:
  • 宴席上在看梁文道的《味道:人民公社》,其中说:

每一次同桌共食,于我们而言,也是一种重复确定社会地位与权力高下的仪式。

然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这句话。

  • 全席只有我一个未成年人,我觉得我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是不应该说话的吧——我个人认为婴儿不属于“人”。婴儿的心智并不成熟,兽性大于人性,我们把婴儿称作是It有(极小的)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我觉得堕胎史可以接受的,这又已经扯远了。
  • 堂哥的女朋友在席,全桌偶尔会迸发出一股强烈的物化女性之风。男生谈恋爱不吃亏!他们如是想道。
  • 大家都在笑欸,大笑或是腼腆的假笑。我不笑,然后被父母指责,可就像我不知道我说些什么话一样,我真不知道笑点在哪里。是,我装酷,那我就装到底吧!
  • 敬酒,我本身人生得贱,所以很难对莫名其妙的人产生感激与尊敬的感情。敬酒就敬吧,可为什么要我真的喝酒呢。被敬的人高兴吗?高兴吗?高兴吗?
  • 敬酒时,一位长辈(本着自己多年的经验)跟我说人要说话,要会说话,要多说话。大概含有一层中国就是人情社会,你我无可奈何好好活着的意思。虽然我面对着一堆长辈真的无话可说,但其实对于这份多年的经验还是感激的。
  • 以前或者是在别处,沉默大概是一种品德的吧!
  • 以后要少说话。

所谓鸸鹋蛋


鸸鹋蛋

17cm × 11cm,重量大概有3-4斤,墨绿色粗糙外表。

蛋雕材料的不二之选。


 

鸸鹋

鸸鹋(学名:Dromaius novaehollandia)是鸟纲鸸鹋科唯一物种,以擅长奔跑而著名,是澳洲的特产,是世界上第二大的鸟类,仅次于非洲鸵鸟,因此也被称作澳洲鸵鸟,翅膀比非洲鸵鸟和美洲鸵鸟的更加退化,足三趾,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鸟种之一。栖息于澳洲森林和开阔地带,吃树叶和野果。鸸鶓终生配对。每窝产7-10枚暗绿色卵,卵长13厘米。在地面上筑巢。雄鸟孵卵约60天。体上有条纹的幼雏出壳后很快就能跟着成鸟跑。特别的气管结构在繁殖期可发出巨大的隆隆声。鸸鹋是澳大利亚的国鸟


尾注

称了称重,发现只有1-2斤,伤心。

一个蛋三个人吃了一餐,一点都不好吃……没啥味道

《银翼杀手2》将于2018年1月12日上映

@Solidot

著名科幻电影《银翼杀手》的续集《银翼杀手2》尚未开拍,但制作公司Alcon Entertainment已经敲定了上映日期:2018年1月12日。《银翼杀手2》将由Denis Villeneuve执导,编剧是第一部的共同编剧Hampton Fancher,剧情将基于他与Ridley Scott之前合作时提出的故事。Scott因为忙于拍摄《普罗米修斯2》而无法参与这部电影。主演包括了哈里森福特(扮演Rick Deckard)和Ryan Gosling,剧情应该会讨论Deckard是否是复制人。电影预计将在今年7月开始拍摄。


机器人会再次梦见电子羊吗?

初窥万花筒,浅析Lantern背后的Kaleidoscope设计

 


 

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用蓝灯Lantern做PC端的Proxy,于是便对它产生了兴趣,这毕竟是一个类似于Surge的软件。然后读到了比特客栈的这篇文章,它详细地解释了Lantern的原理,说明了其核心技术Kaleidoscope的实现原理

作者说:

Kaleidoscope(万花筒)作为一个新的分布式中继系统,在“有限度服务发现”与“确保服务高可用性”上有很好的设计理念——这是Tor乃至VPN都没有的特性,完全符合中国特色的上网环境。

Kaleidoscope的设计遵循“最大化可用性”的理念,即便它不得不牺牲一定的匿名性。用怪叔叔能理解的话说就是——Kaleidoscope会尽可能帮助你看到页面,但如果页面上是违法的儿童色情,它不会像Tor一样保护你不被抓进去捡肥皂。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在它的博客比特客栈的文艺复兴中阅读完整的文章

苹果: 纽约时报删除苹果拒绝FBI要求报道中与中国相关的段落

@solidot

苹果拒绝帮助FBI解密手机,美国第一大报《纽约时报》在相关报道(已修改)中提到了中国。原始报道称,中国正密切关注这一争端,分析师说中国通常在加密监管上会学习美方的做法,仿照美国对跨国公司提出类似要求。去年中国强制性要求外国企业提供加密密钥的提议在外国贸易组织的压力下作出了让步,但去年12月通过的反恐法仍然要求外国公司在反恐案件中根据警方要求提供技术信息和帮助解密。美国执法机构解锁iPhone的要求很有可能会鼓励中国提出类似的要求。但纽约时报后来删除这几段文字,原因未知。


关于中国的部分被删了,我也是呵呵呵。

 

社交网络之于我


社交网络服务

我是个讨厌社交网络服务的人,而所谓社交网络服务,维基百科上有定义称:

社交网络服务,主要作用是为一群拥有相同兴趣与活动的人建立线上社区。这类服务往往是基于互联网,为用户提供各种联系、交流的交互通路,如电子邮件实时通讯服务等。此类网站通常通过朋友,一传十、十传百地把网络展延开去,就像树叶的脉络。

我最讨厌Facebook、Qzone或是朋友圈这类能把人连起来的社交网络服务——把你绑在一堆朋友之间,又通过朋友将网络延展开去束缚更多的人。给他们看你想让他们看的一切东西,本质上不过就像微信的启动画面一样——你和你的朋友不在一个星球上,你是孤独的。

我把Twitter当作Zhihu、Quora用,但我却讨厌中国Twitter——微博。因为微博是中国网民的缩影,而中国网民太暴戾与无知。当然,你可以说,为什么不通过维护Timeline来获得更好的体验呀?我说,是因为微博没有什么值得获得的信息,你如何维护TL都无法获得更好的体验。大人物的一言一行都有新闻媒体替我听着;至于周围圈子的人,我如果要关注他们,我为何不用Facebook、Qzone或是朋友圈呢?

我在家干了些什么


下午我堂哥来接我出去,车上问我说:

 – 你今天在家玩什么咧?
– 我不玩游戏。
他又问我说:
 – 那你在写作业?
– 我也没写作业。
他又说:不玩游戏又不写作业,那就是在谈恋爱了!

所以我在家都干了些什么呢…容我整理一下:
– 刷知乎Timeline
– Codecadamy的Python课时
– 整理书签夹
– 看网站If the Moon Were Only 1 Pixel
– 煮饭
– 看电影《深夜食堂》
– 看电影《十二公民》
– 打Heroes III HD战役
– 打Heroes III HD多人游戏
– 看两集电视剧《琅琊榜》
– 安装Tampermonkey的各类脚本
– 逛V2EX
– 逛各类博客、媒体、亚马逊
– 看漫画、Bilibili

尼玛,我都在干什么啊!!!我为什么不把这些时间来谈恋爱啊_(´ཀ`」 ∠)_

日记日志什么的都已经荒废了快一个寒假了啊啊啊!!!
想到哪儿做到哪儿是怎么回事啊!!!
痛定思痛,明天开始写作业!

高华的《野百合花》


@Solidot – 高华的所有著作被下架

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高华在国内出版的两本著作《革命年代》和《历史学的境界》突然被下架,无论是亚马逊中国、京东、当当和淘宝,都搜索不到结果。有微博用户公布了一张下架说明图片,出版《革命年代》的广东人民出版社给出的下架理由是该书存在编校和印刷质量问题。


高华生平

高华(1954年5月12日-2011年12月26日),江苏南京人,历史学家,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讲座教授、博士生导师。因中国共产党党史研究而知名。2000年出版的第一本书揭示了中共式思想改造的缘起与模式,尤为学界所重。

高华父母均不是知识分子。父亲很小就在电镀厂做童工,初中文化,但喜读历史书,后被打成右派。高华在1971年到1978年曾做过工人。1978年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硕士以及博士学位。后任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1995至1996年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做访问学者。主要从事中国现代史、民国史、中国左翼文化史及当代中国史的研究。2007年罹患肝癌,2011年12月26日22时15分在南京病逝,享年57岁,后葬于南京普觉寺墓园。

华东师大事件

2005年,应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杨奎松教授的邀请,高华决定离开生活了25年的南京,去上海工作,担任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但最后由于“不可抗拒的原因”,高华无法调入上海,华东师大只能聘请高华为讲座教授兼博士生导师。在弟子黄骏的印象里,高华回到南京时,“情绪上有些低落”。


为啥要写这篇文章

高华这个名字,最初是在刘瑜的文章《像一滴水一样》里看来的。

刘瑜在高华老先生去世前,曾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探望过这位对于她同样陌生的老人。在这篇文章中,她能对一个作者产生这样的敬仰之心,却又只字不提那本对她有重大帮助的书籍的名字,这让我十分好奇。

随手Google一下便能知道个大概,学界公认其关于延安整风的研究已经成为历史经典。现实让我感慨刘瑜的幸运——她至少有幸见过高华老先生,而我们是再也见不到了。不仅如此,大部分人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那本帮助了刘瑜的书。

所以我写下了这篇文章,虽然连名字也只字不提。


 

延安整风

前段时间看这本书的时候,我的一个同学问我在看啥书。我说我在看历史书,描写真实历史的书,可不是经全国中学生教育委员会审核过的历史教科书。

这本书如书名副标题所说,详细描写了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延安整风一事。在档案未公开或部分公开的情况下,抱着严谨认真的精神,从各个人物的自传、他传以及各种史料当中细细推理出可能的历史图景。如刘瑜所说:

他持重温和,细密精准,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评价历史人物总是引导读者回到当时的历史情境。

他需要不断从已知的信息中推导未知的信息,而这种推导最终依赖于他对浩渺史料的掌握、比照、揣摩和衔接。……正是对史料精细的把握和分析,将高华锻炼成了一个党史知识方面的“福尔摩斯”。


读罢,确有拨云散雾之感,在你面前的几乎就是历史,相较于你在历史教科书上所学过的一切,这才是历史,真真切切的历史。

刚开始读这本书时,你会感觉到一种暗爽——笼罩在个人崇拜下的毛原来是如何如何的;但读到后期时,你会感到略微枯燥:因为你仿佛已经知道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一切都趋于定式——领袖的每一次胜利,都由“围观者们”的冷漠、嫉妒甚至贪婪推波助澜。你终于原来过来——从现代不断闪现的残留的意识形态,到26年前的镇压,到文化大革命,到反右,再到大跃进,最后回到延安整风。原来这一切从毛打AB团开始就已经注定,再往前推,你可能就得怪罪于毛的出生了。

若是假设这本书上的描述都为真,那么一大批作者其实就连我也比不上了。比如当你看见一些作者描写毛泽东如何如何通过新民主主义战线促进民主时,你就明白这本书不必看了。


 野百合花

看完全书,你会发现高华先生惯用这样的描述:

毛泽东敢于突破中共历史上的常规,其手法深沉老辣,对其对手心境之揣摩和制敌谋略的运用,均达到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的地步。

毛泽东放纵其刚愎自用、桀骜不驯的个性,对昔日政敌睚呲必报,对党内同僚峭刻嘲讽。

中共党史编撰学常常将这段历史描述为……但实际上……

有人说正是这样的描述解构了毛主席个人崇拜的神话。如刘瑜博士所说:如果说很多人的研究是将一个神话的枝节剪去,他却是将一个神话连根拔起。没错,但也是这样的描述将这本书打出了墙外。

虽说高华先生在后记中自称:

如果说本书的叙述中有什么价值倾向的话,那就是我至今还深以为然的五四的新价值:民主、自由、独立、社会正义和人道主义。

但是我认为这种价值倾向本身、这种对正义的追求本身给高华先生带来了部分偏见,使高华先生在角色转换时,带有偏见地思考了问题。

高华先生在全书中过多地带有偏见地从预设的毛的性格角度,猜测毛的动机。而事实上,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同样有理由猜测:之所以造成该事件是因为有其它因素影响或者这只是毛无意间的举动,不是吗?

我认为高华老师未免把毛的权术谋略功力过分的夸大了。由于作者没有花足够的笔墨刻画党的性格,因此他就把红太阳的升起过多地归结于毛的权术与谋略。我以为这是本书的不足。

而这种价值倾向,或者说是这种偏见,亦或者说是这本书的由来,是有源头的。如高华先生在他的后记中所描述的一般:高华先生九岁开始阅读《参考消息》、《新华日报》;十岁关注苏联反华言论;十二岁开始经历文革红色恐怖,父亲离家出逃;十三岁看见大字报说毛主席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从而对毛产生怀疑;在一位老兵的帮助下进入堆放有所有被封存的图书的大仓库,从而开始了思想解放之旅——从《骆驼祥子》到《三八节有感》,从《一个波斯人的信札》到《草叶集》,从《倪焕之》到《野百合花》。

高华先生的这本著作,不足在其仍然带有偏见,未能较好的联系到当时的外周环境。但其胜在史料丰富精确,不仅解构了毛的个人崇拜的神话,更重要的是,它揭示了中国革命最核心的“秘密”:中国式思想改造的缘起与模式,它揭示了中国左祸的起源。

然后它被狠狠地踢出了墙外,而在我看来,这本书不正是这个年代的《野百合花》吗?


下载链接

1.百度云下载链接;XFQ8

2.Google Drive下载链接

备注:

下载文件为mobi格式(若不是,请解压缩),mobi格式是亚马逊专用阅读电子书格式,需要下载特定阅读器阅读,推荐使用Kindle阅读器或Kindle客户端(支持iOS、Android、PC、OSX)阅读。

无法导入文件(如iOS),可发送文件至你的亚马逊账户下设备的邮箱地址。具体设置与操作请参照此页:亚马逊 帮助


尾注

1.关于高华生平的引文部分转载自中文维基百科,有删改。

2.部分语句转载自刘瑜《像一滴水一样》,并未使用引用格式,特此声明。

3.文章虽然名为《高华的<野百合花>》,但我并非是在说这本书叫做《野百合花》,《野百合花》是王实味在延安整风时期写下的一篇文章。详见此:王实味

 

网络空间独立宣言20周年


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

Governments of the Industrial World, you weary giants of flesh and steel, I come from Cyberspace, the new home of Mind. On behalf of the future, I ask you of the past to leave us alone. You are not welcome among us. You have no sovereignty where we gather.

We have no elected government, nor are we likely to have one, so I address you with no greater authority than that with which liberty itself always speaks. I declare the global social space we are building to be naturally independent of the tyrannies you seek to impose on us. You have no moral right to rule us nor do you possess any methods of enforcement we have true reason to fear.

Governments derive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You have neither solicited nor received ours. We did not invite you. You do not know us, nor do you know our world. Cyberspace does not lie within your borders. Do not think that you can build it, as though it were a public construction project. You cannot. It is an act of nature and it grows itself through our collective actions.

You have not engaged in our great and gathering conversation, nor did you create the wealth of our marketplaces. You do not know our culture, our ethics, or the unwritten codes that already provide our society more order than could be obtained by any of your impositions.

You claim there are problems among us that you need to solve. You use this claim as an excuse to invade our precincts. Many of these problems don’t exist. Where there are real conflicts, where there are wrongs, we will identify them and address them by our means. We are forming our own Social Contract. This governance will arise according to the conditions of our world, not yours. Our world is different.

Cyberspace consists of transactions, relationships, and thought itself, arrayed like a standing wave in the web of our communications. Ours is a world that is both everywhere and nowhere, but it is not where bodies live.

We are creating a world that all may enter without privilege or prejudice accorded by race, economic power, military force, or station of birth.

We are creating a world where anyone, anywhere may express his or her beliefs, no matter how singular, without fear of being coerced into silence or conformity.

Your legal concepts of property, expression, identity, movement, and context do not apply to us. They are all based on matter, and there is no matter here.

Our identities have no bodies, so, unlike you, we cannot obtain order by physical coercion. We believe that from ethics, enlightened self-interest, and the commonweal, our governance will emerge. Our identities may be distributed across many of your jurisdictions. The only law that all our constituent cultures would generally recognize is the Golden Rule. We hope we will be able to build our particular solutions on that basis. But we cannot accept the solutions you are attempting to impose.

In the United States, you have today created a law, the Telecommunications Reform Act, which repudiates your own Constitution and insults the dreams of Jefferson, Washington, Mill, Madison, DeToqueville, and Brandeis. These dreams must now be born anew in us.

You are terrified of your own children, since they are natives in a world where you will always be immigrants. Because you fear them, you entrust your bureaucracies with the parental responsibilities you are too cowardly to confront yourselves. In our world, all the sentiments and expressions of humanity, from the debasing to the angelic, are parts of a seamless whole, the global conversation of bits. We cannot separate the air that chokes from the air upon which wings beat.

In China, Germany, France, Russia, Singapore, Italy and the United States, you are trying to ward off the virus of liberty by erecting guard posts at the frontiers of Cyberspace. These may keep out the contagion for a small time, but they will not work in a world that will soon be blanketed in bit-bearing media.

Your increasingly obsolete information industries would perpetuate themselves by proposing laws, in America and elsewhere, that claim to own speech itself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se laws would declare ideas to be another industrial product, no more noble than pig iron. In our world, whatever the human mind may create can be reproduced and distributed infinitely at no cost. The global conveyance of thought no longer requires your factories to accomplish.

These increasingly hostile and colonial measures place us in the same position as those previous lovers of freedom and self-determination who had to reject the authorities of distant, uninformed powers. We must declare our virtual selves immune to your sovereignty, even as we continue to consent to your rule over our bodies. We will spread ourselves across the Planet so that no one can arrest our thoughts.

We will create a civilization of the Mind in Cyberspace. May it be more humane and fair than the world your governments have made before.

Davos, Switzerland
February 8, 1996


John Perry Barlow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上文是他在1996年2月8日发表的网络空间的独立宣言。该宣言传递了一个简单信息:政府没有能力也没有权力统治互联网。他在宣言中通告各国政府,政府在网络空间是不受欢迎的,政府对于网络空间没有主权。然而宣言发表的两年后,GFW开始诞生,中国筑起了高墙。十一年后美国开始了PRISM(棱镜计划),NSA开始监视全世界。二十年前的宣言说:

I declare the global social space we are building to be naturally independent of the tyrannies you seek to impose on us. You have no moral right to rule us nor do you possess any methods of enforcement we have true reason to fear.

虽然Barlow本人仍然对于本宣言深信不疑,但是在今天,我们恐怕已经有理由去畏惧了。


尾注

附wired报道:It’s Been 20 Years Since This Man Declared Cyberspace Independence

从现在开始真正的分享

今天从知乎@不鳥萬如一 处了解到了蔡志浩先生的博客Taiwan 2.0。其中作者蔡志浩的版权页的声明(对于我个人来说)很有意思、很有价值。这让我意识到了我之前的分享行为是不正确的。他说:

全文轉載或轉寄是不正確的分享方式,既不尊重作者,也不尊重讀者。

簡短摘錄並註明這是引用他人言論,最後加上附超連結的全文標題,這才是真正的分享。

Taiwan 2.0 網站上的所有文章都是我自己的著作,我保留這些著作的所有著作權。未經授權,不論是否公開,不論是否用於營利,您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用任何方式重製站上的文章。

網路上的轉載,我一律不同意也不授權,請勿來信詢問或請求。我當然歡迎您和親友分享我的文章,但建議您用「網摘」的形式分享。基本的作法是這樣的:

  • 用自己的話寫一小段介紹。
  • 引述文章中您覺得比較關鍵的一段話。幾句就好,不要太長。
  • 最後再附上原文的標題及網址,直接在標題加上超連結更好。

您可以把寫好網摘發表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或以電子郵件寄給朋友。如此,就達到了分享的目的。

我完全赞同蔡志浩先生的观点,分享给你们。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到他的 Taiwan 2.0 網站閱讀全文:「關於文章重製授權」。

The Filter Bubble


The Filter Bubble

The Filter BubbleEli Pariser写的一本书。

首先讲它的字面意思:Filter就是漏斗,Bubble翻译成泡泡。书名就是「过滤泡」的意思。这本书大概讲了这些内容:

作者认为「推荐算法」和「个人化阅读(Personalized Reading)」将会产生过滤泡,包围在你的周围,将你不需要的、你不认同的观点给过滤掉。这个过程可以是人为地,比如说RSS阅读器、Twitter的手工挑选关注对象,取关意见不一的人;也可以是机器造成的,比如说Facebook的News Feed、Google的个性化搜索(Personalized Search)。

这一过程将最终造成使用者智商愈发降低(误)、愈发偏执、愈发地无法接触到其它信息、愈发地浅薄。久而久之,你的视野也被技术本身给局限了。


 

无罪的技术

Facebook Research,Facebook下的研究机构发文称:Facebook并没有造成意见的分歧化,也就是Filter Bubble其实并不存在,链接在此。虽说Facebook掌握了大量的用户数据,但是就像香烟公司也会做研究称香烟对身体健康没有大的影响一样,Facebook这篇文章是否可信,还是个疑问。

Eli Pariser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它作为一个互联网公知(Internet activist)所担忧的是切实发生在我们身边、与每个互联网用户的个人利益挂钩的事情。不过我们也不必特别担心这件事情,因为人永远都要比技术重要,技术是无罪的。对于RSS阅读器,保持退订与加订同时进行;对于Twitter,保持关注与取消关注同时进行;对于Facebook & Google,我只能说,机器还太笨了。

在互联网上养成好的习惯,总是不会被技术强奸的。


 

尾注

如果不想买书的话,这里也有它的一个TED演讲

中国的信用评分和大数据

 


中国的信用评分和大数据

《金融时报》报道

在中国浏览互联网时,一定要避免在凌晨2点和4点之间上网,远离提供快速贷款的网站,而且要注意不要太频繁地更换手机。还有一条很好的经验是为你的办公室订购窗帘,而在网上购物的时候,选择购买潜水器材而不要选择摄影器材。

 

↑Chinese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所有这些选择都可能影响你的信用评分。而你的信用评分将由中国各大互联网企业正在测试的多个实验性质的算法确定。这一评分有朝一日可能影响到的事情,将远远超出你获得贷款的能力。一些人认为,它可能会决定你获得医疗保健、教育、就业以及“良好”公民身份的资格。

新的评分系统是中国政府支持的一项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加大对数亿中国人的放贷力度。这些中国人想获得小企业贷款或消费信贷,却没有抵押品或融资历史。

为解决这个问题,提供从企业贷款到零售信贷的各种贷款的公司,正依赖于互联网搜索历史和移动电话购买等“非传统”指标,帮助确定谁的信用可靠。多家民企承认,凭借中国央行去年发放的开发试验性征信系统的许可证,它们可以访问中国互联网用户的记录。

合法获取个人隐私

到目前为止,中国已经向企业发放了8个许可证,其中既包括Tencent和Alibaba这两家最大的互联网集团,也包括Ping An Insurance这家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这类信用评分不仅正在成为获取贷款的途径,还被广泛应用于越来越多的非金融活动。更高的评分能让你在机场安检时走快速通道,更快获得外国签证,甚至还能帮助你收养宠物。

中国政府的另一个项目还打算最早在2020年把一些算法应用于所有这些数据,不仅评估公民的信用可靠度,还将评估他们的总体“诚实”和“可信任程度”。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的努力基本上还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没有人确切知道新的模型会是什么样子,或者会用到哪些变量。有关该计划的一份措辞晦涩的纲要表示,其意图是“以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机制”,并声称其目标是提高“全社会的诚信意识和信用水平”。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光华管理学院(Guanghua School of Management)专门研究信用风险的教授王志诚表示,该项目诞生于当今中国的“道德危机”。他说:“人们不认为信用或诚信是重要的。这正是这个(更全面的国家)体系的用意——提高不道德行为的成本。”

不过,他说,基于大数据为人们评分也许并不容易——中国的互联网充斥着伪造的数据、简介和交易。

“中国距离真正为每个人打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中国想这么做,就必须提高这些数据的准确性。目前的情况是‘进去的是垃圾,出来的也是垃圾’。”

数据熔炉

克里默斯声称,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其起点是这样的做法:智能手机对爬楼梯(而不是乘电梯)的所有者给予奖励;以及旅游网站TripAdvisor的用户通过评定其他人的评论来成为“可信评估者”。

中国并不是唯一希望利用互联网监视威力的国家。美国泄密者Edward Snowden)2013年的爆料,披露了美国企业和情报机构对某些项目的参与,这些项目使政府能够访问个人数据。美国信用评级机构已开始试验采用互联网数据(比如某人购物的地点)作为评分指标。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这种做法已接近于非法的“圈红线”行为:将贫困地段圈上红线,拒绝向这些地段的居民放贷。

对Google、Facebook和其他西方高科技集团日益增加的不信任,凸显出人们对这些企业持有大量个人数据的不安。分析人士表示,在中国,大数据与“老大哥”的合作更加雄心勃勃,这种合作发生在法律的真空中,而且是由威权国家推动,对隐私没有民事保护机制。

中国社会活动人士、持不同政见者胡佳表示:“从外表看,这个体系可能像一种促进信任和提高人们信誉的方式,应该是进步的。但在一个威权国家,他们可获得的信息没有限度,也没有法律保护那些受害者。”

一些涉及的企业(其中有不少企业需要维护自己的国际声誉)正在采取预防措施。获得征信许可证的某企业的一位高管坦率承认:“对于民企可访问的数据类型和无权使用的数据,中国还没有明确法规。”

这位高管表示,作为与中国各电信运营商合作关系的一部分,他的企业可以访问海量手机记录,在使用上也没有法律限制。不过他表示,出于内部对隐私问题的担忧,该公司选择不收集这类数据。

他说:“我们的行为标准比某些竞争对手更严格。”

专长于知识产权和隐私权的北京律师赵占领表示,相关法律充满漏洞——规范非官方信用评分系统的法规包括了一份需要征求同意的数据列表,但法规没有明确定义“个人信息”,也没有法律界定在网上“同意”是什么意思。

即使是中国大数据革命的掌舵者,似乎也担心其计划的潜在影响。去年,新华社曾援引中国央行(PBoC)征信中心(新的“社会信用”体系将由该中心管理)副主任王晓蕾的话,批评中国对个人数据缺乏法律保护。

她说:“设想一下,个人信息满天飞,但是本人一点不知情,这样是不是有点可怕。”

马芳靖补充报道

译者/何黎

↑我们可是法治国家,Excited!

 

继续阅读中国的信用评分和大数据

回字型四角矮桌与炭火大锅汤


南方有这么一种桌子。桌子四四方方,边长有大有小,但得比一个锅大。中间开一小口儿放炭火盆,边长小的桌子桌沿窄,放在上面的杯子或碗筷会被烧得很烫,其它的餐具也只能放在地上。桌子高度不及小腿一半,配上条凳,对于现代人来说可是相当不方便。也不知道它被当地人/使用者叫做什么,我就把它叫做回字型四角矮桌了。

我回老家、在农村都会遇到这样的桌子,也就是说,这种桌子应该广泛出现在广西(我所知道的南方233),至于其它地方我就不得而知了。

炭火上往往会架一个小铁架支着锅,大锅。锅里往往是大鱼大肉。哪家杀牛杀猪了,便支起锅,架在回字型四角矮桌上。图中便是一大锅牛骨汤。

汤中只放了一点点盐,而汤水略多。于是大人们决定不放盐,多煮一会儿,如此,便能越煮越咸。牛肉没有腌过,原汁原味,吃前刚刚屠宰的牛,牛肉、牛杂都正新鲜。肉吃得差不多时,放牛脑,再到牛肚(dǔ)子,没有氯化钠的食物配上辣椒酱便能愉快地解决掉。可我这个不喜清淡,专挑浓厚炒菜的人呀不吃辣,所以晚餐只是几块煮软的牛肉。


第二天中午又驱车一小时下乡去,因为有人叫杀猪去。

又是回字型四角矮桌,这次是三四张边长大的桌子,桌沿宽,可以放碗筷、被子与酱碟,然后冬天里炭火就够不着单薄秋裤下的腿咯。

惊人地遇见了在协会里共事过的学妹,原来是父母认识的,世界真小。

她吃的饭比我多很多,因为中午的饭菜是炭火大锅鱼汤,虽说不是索然无味的猪肉,倒也索然无味。所以中餐只是白萝卜丝鱼汤泡饭,

倒也清贫。

看起来老一辈的人最是喜欢回字型四角矮桌与炭火大锅汤,收端着碗,大力蘸酱,大块吃肉,大声吆喝。毕竟在以前的农村生活里,杀猪杀牛是件稀有的痛快日子吧!

倒也痛快。

 

圣弗朗西斯科泡沫


San Francisco Bubble

The other week I spent some time visiting friends in San Francisco. I’ve been going to SF on and off every year for about ten years now. However on this journey, the weirdness of the city appeared to be at a whole new level. I believe that San Francisco is in a financial and social bubble separate from the real world.

继续阅读圣弗朗西斯科泡沫

永不作序


博客名的由来

「南墙」一词取自刘瑜的文章《当民主缺失中产阶级》中的一句话:

天要下雨,人民要撞南墙,就随它去吧。

在百度百科中,它被解释为:

影壁墙,是汉族传统建筑中用于遮挡视线的墙壁。
汉族建筑大门一般都是朝南开的,旧时代有地位,有势力的人家大门外都有影壁墙,所以出了门就要向左或右行,直着走必然撞南墙。
不撞南墙不回头这种现象比喻某人的行为固执,听不进不同意见。与「一条道走到黑」、「不到黄河心不死」有相同义项。

「Grotesk」是我从鲁迅的《华盖集续编:<阿Q正传>的成因》中找着的一个德语词汇,最近上映的神探夏洛克特辑:恐怖新娘中出现过它的英语词根:

Grotesque adj. 怪诞的,荒诞不经的; 奇形怪状的

                    n.奇形怪状的东西; 奇异风格

两个词先前被随手写在便签纸上,现在把两者自顾自地加在一起,好像也能装作很有深意的样子。正好,中英搭配——荒诞的南墙-Grotesk Tomfoolery。


搭建博客的意义

这是正是2007年,Facebook正迅速发展,我建立了社交网站DIYDrones.com(使用Ning平台),而不是通过博客与大家交流(那是2004年时的玩意儿)

——《Makers》Chris Anderson

首要目的自然是装逼咯……如此小(过)众(时)的东西多么适合我这种(从某种意义上)追求小众的人。我在这里痛快的承认这一点,也免得我的一些「熟人」来恶意揣测我的用意。

次要目的中二地试图改善一下中国舆论环境,刘瑜在《民主的细节》里说:

从民众对权利杯弓蛇影的态度来看,民主之所以在美国成功,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普通民众在不断通过自己的行动去激活它。

我作为无数「普通民众」之一,大概不应该只是口上说着要民主呀,要平等自由呀。普通民众同样有着义务去促进民主、促进平等自由。这样的义务甚至不仅仅是为了完善政治或者社会,而是为了完善个人自身——公共生活中对善、对真、对理性的追求,是个体自省和提升的必经之路。

我曾经也只是我朝被困在墙内万千贫民中的一个——如果没有别人帮助,我大概没可能翻得出这道南墙。

今天我翻出了南墙,但这万千贫民仍在。而这围困住万千贫民的荒诞的南墙本身,也是我想在这里生产/分享内容的直接原因,也是这个网站的所有主旨所在。

谨愿我这荒诞的南墙倒塌之日,便是中国平等与自由的觉醒之日。

以上


是我瞎掰的。

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个人博客,不必做什么SEO;不必想着定期生产些什么内容;不必想着流量变现;不必告诉任何一个人这个博客的存在;不必在意文章写得有多么多么的屎。

反正也没打算给什么人看,每年花个百来块钱供养起自己的一小片天地,远离了QQ空间或是朋友圈,岂不快哉!

 

叔本华说:

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要么选择独处,要么选择庸俗,除此以外再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

——《人生的智慧》

我呀,选择独处。